The People vs. Democracy: Why Our Freedom Is in Danger and How to Save It ——[German-American]Yascha Mounk (Ⅰ)

性别政治在2007年墨西哥的抗议中扮演了更关键的角色。由于墨西哥社会严重的性别不平等,加上男性劳力大量移民到美国打工,留守的女性承担了绝大多数的家务。在乡村地区,邻居间常常聚在一起制作玉米片。碾压玉米的过程相当费时,本来原子化的家庭妇女得以在共同劳作中认识彼此。在机械化早就普及的城市地区,女性虽然不用再花好几小时准备主食,但她们在店铺或商店排队购置食材时,依然会短暂地交流本地政治话题。这和玻利维亚人在每周取水日上谈论政治有着相似的逻辑。

女性间跨家庭的网络,成为了墨西哥2007年抗议的关键。事实上,早期街头抗议的中坚力量就是不隶属于任何组织的女性,她们拿着自制的锅碗瓢盆和标语穿过大街小巷。根据Simmons的访谈,这些正式组织外的参与者主要通过邻里交流、家庭讨论或者广播报道得知抗议的消息,直接受到政党和工会动员的人寥寥无几。直到抗议后期,组织化的反对党、农民协会、行业工会和各类社会组织才加入进来。也正是因为抗议从中下层妇女开始蔓延,其后加入的团体更难主导形势,运动也就得以使用更宽泛的诉求,团结更广泛的人群。

© 版权归属:https://www.amazon.com/People-vs-Democracy-Freedom-Danger/dp/0674976827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