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 to Say Something About the Feminist Movement

《女權運動:歷史回望》,這部影片重新審視了拍攝於20 世紀70 年代的關於女權主義者覺醒的照片,並探究了這些女性的生活以及對改變的必要性。

對於我接下來要談的女權主義話題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接著往下看。

我想在這里用幾段相對簡短的話語談談作為一個男性,我為什麽支持女權運動?任何一個社會運動或社會現象背後必有社會學邏輯,廣泛的政治權力、話語權被男性所壟斷,導致了男權社會下道德準則的產生,使得女性負罪通常大於男性負罪,可以說這是一種被動的文化影響,表現為女性的犧牲通常大於男性,這些因素加劇了女性價值在社會中不斷缺失,女性被抽象成符號,被物化。

我認為嘗試去否定女權運動價值的人,未必從屬於特權人士,可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有教養的理性者,他們無法理解女權運動的原因我認為有四點:階層同質化、將女權運動表面化、將性別不平等歸結於生理差異、第四點是對女權運動自身的污名化。很多人錯誤的理解為女權運動是錯將男女平等與男女和平共處劃等號,這就是將女權運動的簡單化。

在不平等的社會里,女性通常比男性負擔更多的罪名,不僅是法律上的罪名,更多是男權社會中的道德審判,也就是我們通常說的道德綁架,比如當女性被性騷擾,總有一種聲音認為是女性穿著暴露;總有一種聲音認為男性出軌是風流,而女性出軌是下流;部分中東國家將其女性作為政治得利手段和對女性的一種物化,當然我也不排除有宗教的因素存在;還包括歧視、刻板印象、身體、家務分配、壓迫與父權;再比如我們常見的女性生育權,我認為女性生育是屬於純個人的一種權力,身體歸於自己,生育與否應該由自身決定,而不應當受到家庭與外界的直接幹預,而這些無端追加的道德罪責,是男權社會的最佳注腳。

當一個結果產生於一個不平等的起源,這種結果怎麽能被接受呢?如今我們中國公民社會幾乎沒有发展出權利意識,若連基本的權利意識都沒有,又何來女性權利?女權主義的污名化使得理性人對女權主義整體產生厭惡,也是當今中國女權主義進步的阻礙之一,趙思樂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的參舉。女權運動不應單是追求平等、甚至特權,因為本質上人人平等只有可能在烏托邦中出現;女權運動應該是打破特權、反壓迫、打破一切男女面對的社會壓力的不對等性,根本上打破男性壟斷的政治權力,才能掌握屬於自己的話語權,女權可以改變這個社會,甚至是影響一個國家的未來。

當代女性,需要勇敢的面對自己,脫開自身枷鎖,脫離世俗的定義,去探尋、去爭取、去締造真正屬於女性的光輝,誰說女子不如男?天賦人權,男女權力平等。可能我今天談的話題似乎不太好理解,或許是我簡單的概括了,沒有去剝開細分,女權主義不等同於女性主義,女權是一種更高的權利主義,比女性主義更為寬泛。


《女权运动:历史回望》纪录片 正版观看地址:《女权运动历史回望》| Netflix 官方网站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